播放记录

《庆余年 2》庆帝为什么要打死赖名成?

时间:2024-05-25 23:59:43阅读:12
《庆余年 2》庆帝为什么要打死赖名成?
《庆余年 2》庆帝为什么要打死赖名成?

《庆余年 2》庆帝为什么要打死赖名成?

1/3

《庆余年 2》庆帝为什么要打死赖名成?

夜景湛虚明的回答

庆帝打的不是赖名成的屁股,打的是范闲的脸!

范闲之前对邓子越讲过靠山理论,在京城,如果没有长辈照应,范闲活不过三天。

第一部里的范闲,也正是靠着长辈,范闲可以狐假虎威,范闲可以肆无忌惮,范闲可以嚣张跋扈。但从第二部里,情况变了。范闲恳求庆帝彻查二皇子长公主走私一案,那个对范闲千依百顺的庆帝,开始拒绝了。

赖名成的遭遇,更是庆帝在敲打范闲。庆帝捧得起你,就摔得起你!那个赖名成跟范闲一样肆无忌惮,一旦庆帝不愿意庇护他,下场就如此凄惨。庆帝这是暗示范闲,你要是继续肆意妄为,赖名成就是你的下场。

庆帝惩罚赖名成,也标志着对二皇子势力清扫的结束。敲黑板,划重点,赖名成把二皇子手下贪污的名单交给庆帝。庆帝可并没有表态。现在赖名成一死,二皇子手下贪污一事,自然就不了了之。庆帝需要二皇子给太子当磨刀石。二皇子是庆帝制衡太子的棋子,二皇子如果势力过分削弱,此消彼长,太子的势力过于膨胀,就会威胁庆帝权力,这是庆帝不愿意见到的局面。

最重要的是,范闲的权力太大。陈萍萍跟范闲分析过这个,我这里更详细的分析一下。庆国的势力,大致分为这几类,庆帝的皇室势力,太子势力,二皇子势力,军方势力,百官势力,还有鉴查院。此外还有个都察院监察百官。二皇子和太子势力,跟其他势力犬牙交错。

众所周知,范闲大婚之后执掌内库,分担庆帝的势力一部分,掌握钱袋子。鉴查院陈萍萍立范闲当继承人,又不是什么秘密。鉴查院是庆帝的特务机构,是干脏活累活的刀把子。行军打仗之事首重情报后勤,而鉴查院遍布天下的密探网,为军方提供了极强大的支持。能够让那些将士们少洒些血,枪杆子军方自然跟鉴查院关系极好。林相是百官之首,范闲做了他的女婿,林相朝堂势力肯定归于范闲,再加上范闲是文坛大师,笔杆子跟范闲关系密切。

现在站在庆帝角度来看,钱袋子、刀把子、枪杆子、笔杆子,全都跟范闲关系密切。太子和二皇子势力也都在拉拢范闲。好不容易有个都察院二愣子跟所有人都不对付。现在二愣子也跟范闲走的进了。妈耶!庆国的皇帝姓李还是姓范!

所以二愣子必须死!不但二愣子要死,为了保证范闲不一家独大,后面肯定也要把林相势力往死里削,然后敲打军方。逼得范闲变成孤臣,好确保庆帝权力稳固。

不过,赖名成在原著里没有那么惨,小说里是赖名成是在弹劾范闲失败之后,怂恿都察院耍无赖:

正在此时,御书房的门被人推开了,与范闲相熟的侯公公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,对陛下轻声说了几句什么。范闲耳力过人,早听的清清楚楚,不由大感惊讶,心想都察院的御史们这次下的本钱也太大了吧?
  果不其然,皇帝的脸色渐趋阴沉,看了范闲一眼,将手一挥,说道:“跪宫门,摘乌纱?这是谏朕昏庸,那朕就昏庸一次给他们看看。传朕旨意,都察院御史攀污朝臣,妄干院务,荒废政事,不思悔改,邀名妄行,着廷杖……三十!”
  范闲第一次看见天子动怒,不自禁地感觉到了一丝寒意,廷杖三十,那些御史不死,也要丢掉半条命了。
  其实也是这几位御史的运气太差,庆国皇帝陛下正准备做那件大事的时候,却被他们打断了情绪,如何能饶?
  ※※※
  神华门外,玉水河畔,拱桥之前,湿石板上,几名御史大夫被剥去了官服,摁在地上挨打。廷杖重重落下,又缓缓举起,每一起落间,便会带起血水数丝,雨水数蓬,场面好不血腥。
  此时听得消息的文官们又有些赶了回来,看着这凄惨的一幕,急着入宫劝谏,而望向宫门处被派来观刑的范闲,眼睛里不免多了丝忌惮——今日之事,虽然是都察院的人首先生事,但陛下竟然为了范闲动用了停了数年的廷杖,不免对于范闲在陛下心中的地位,有了一个更清醒的认识。
  范闲站在侯公公身边,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对于那些御史大夫没有半丝同情,脸上却是面露不忍之色说道:“公公,喊你手下人下手轻些。”
  侯公公低眉顺眼说道:“范大人好心肠,先前您就交待过了,老奴哪敢不遵,已经交待过了,这时候打地惨,其实是没伤着筋骨的。”
  范闲眼光往下一扫,看见这位太监双脚脚尖向外张开,知道这是“用心打”的暗号,微一叹息,便不再管这件事情。
  离二人不远,被皇帝留了一丝颜面的左都御使面色青白,跌坐在地上,他虽然没有挨廷杖,但却感觉这些落在下属身上的杖责,就像是一记记耳光抽打在自己的脸上。范闲父亲留下来的家丁面带讥屑之色,手执雨具,看着神魂早迷的左都御史大人。
  范闲走了过去,挥手驱散那些家中下人,略带一丝怜悯之意看着赖御史说道:“这件事情,您何苦牵涉其中?”
  赖御使不知道范闲究竟知道多少内情,呆在了原地。

 范闲叹了口气,死活求着侯公公暂时停了杖责,单身入宫去向圣上求情。他不是看不得血腥,也不是想放这些敢撩拨自己的御史一马,只是当着那些面露不忍之色的朝中百官,他必须这样做。
  范闲一面往皇宫里跑,一面在心里恨恨想着,你这皇帝老子想借这廷杖将自己推到所有官员的对立面上,我可不干。辛辛苦苦攒了两年的好人品,要是被你几廷杖打没了,自己可就亏大了!
  都察院的御史被打的肉骨分离,鲜血淋漓,这事情自然成了最近京都里最轰动的新闻,宫中新出的那期报纸轻描淡写地将当时情况写了出来,而官府内部的邸报上则是写的清清楚楚。
  谁都知道,陛下通过这件事情,再一次重新强调了监察院的权威,而更明显的是,他再一次强调他对于那个叫做范闲的年轻人的回护之意。
  御书房中有座,监察院中有位,御史参他,则有陛下廷杖给的面子。范闲,这个本来就已经光彩夺目的名字,如今在金色的内涵之外,更多了一丝厚重的黑灰边沿,让绝大多数官员不敢正视。
  而御史被打之日,传闻这位年轻的提司大人长跪于御书房外,才乞得陛下停止了杖责之刑,都察院御史能活下来,全亏他不计前嫌地求情。而当时执刑的侯公公,也很随意地透露出去,之所以没有三杖就将御史打死,也是范提司大人暗中的要求。
  范闲并没有在明面上将这件事情化作对都察院的人情,他一直对廷杖一事保持着沉默,相反就是这样的态度,反而让他获取了更多地理解与支持,毕竟是他保留了那几名可怜御史的性命。而原本就暗中站在他这一方的京都士林与太学学生,更是觉得自己没有支持错人。
  庆国的民间,一直以为监察院就是陛下的一条狗,而直到这件事情之后,或许是因为范闲诗仙的名声太过耀眼,人们才开始学会正视这个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机构,对于监察院……至少是一处的印象开始逐渐扭转,黑与白之间并不是没有过渡的可能,正义与邪恶的阵营里,也会允许有别样的美丽。
  灰色的沉默,这,就是监察院。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
首页

电视剧

返回顶部

电影

会员中心